投篮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重生>重生八零:佳妻致富忙薛凌程天源无弹窗_飞猪猪_重生八零:佳妻致富忙薛凌程天源最新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在线阅读

重生八零:佳妻致富忙薛凌程天源无弹窗_飞猪猪_重生八零:佳妻致富忙薛凌程天源最新

飞猪猪重生
简介: 上一世,她新婚不久就逃离程家,最终落得凄凉悲剧下场。得上天眷顾,她重生回到新婚之夜,坐在床头的还是那个冷峻英挺的男子。自那以后,薛凌最大的目标便是好好追这个外冷内热的老公,好好跟他过日子,还要让他跟自己生一大群猴子!!
更新时间: 2021-03-17 10:12:49
免费阅读

薛凌揉了揉眼睛,以为他不肯答,放软语气解释:“我不懂你们这边的结婚礼俗,你先给我说说吧。”

程天源很快回神,撇过冷硬俊脸,避开不再看。

“不复杂,新娘只需要负责端喜糖和敬茶。老长辈敬一杯茶,其他一人分两颗糖果。”

薛凌点点头,干脆利落起床。

“行!我知道了!”

她风风火火跳下床,梳洗换衣服,五分钟就弄得齐齐整整,然后大跨步走出门。

此时,天仍蒙蒙亮,程天源在院子中砍柴,厨房里有火光,却空无一人。

薛凌走过去,动作利索捡柴火,捆好抱去厨房。

程天源瞥了她笔挺的背影一眼,暗自诧异她一个娇滴滴的城里姑娘,竟会主动干粗活。

薛凌见炉里的火快熄灭了,连忙添上柴火,吹了吹。

炉里的火苗窜出来,秋天的柴火干燥,很快就呼呼烧起来。

她走出厨房,扬声问:“源哥哥,水快开了,要做什么用的?”

程天源后背微僵,答:“……爸敷胳膊用的,你去喊妈来提就行。”

小时候在大胡同口,她喊他“源哥哥”,总爱缠着他背她,撒娇让他带她出去玩。时隔多年再次听到,又熟悉又陌生。

“哎!”她快步往另一边的土胚房走去。

程家只有两间土胚房,外头是一个大院子,围着整齐的竹篱笆。厨房和厕所都在院子里,一左一右。

考虑到新媳妇是城里来的,可能住不惯。

前几天程家特意将土胚房修整干净,在后面加多一个大厕所给小两口单独使用。

程天源的父亲叫程木海,母亲叫刘英,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村人。

程木海为人憨厚,小时候读过几年书,所以比较有见识。

年轻时在县城一家化肥厂当工人,县城里的环境好,机会也多,不久后他就将妻儿一道接过去。

薛父是化肥厂的技术人员,从帝都大城市过来,因厂里宿舍太小,便带着妻女出来租房。

凑巧的是,两家人就住在同一个大胡同口。

街坊邻居,又都是化肥厂的员工,两家人走得很近,孩子们也常常在一块玩耍。

可惜天有不测风云,一天化肥厂进料的时候发生坍塌事故,程父不顾危险救出薛父,自己却废了一条胳膊。

劳动工人没了一条胳膊,也丧失了劳动力。

薛父很感动,把五岁的独生女薛凌许配给程家做儿媳妇,并承诺会一直照料程家。

不料噩耗接踵而来,化肥厂竟倒闭了。

薛父是帝都人士,只能带着妻女回老家。

程父是农村人,拖家带口回到乡下后,因为废了一条胳膊,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的。

长年累月的辛苦劳作,让程木海和刘英看起来都苍老得很。

程木海半躺在床上,脸色很差,跟妻子低低商量着。

“结婚是大事,昨天咱没钱请乡里乡亲吃个宴席,今儿怎么能连喜糖都没有……”

刘英眼里泛着泪,解释:“前阵子咱借了不少钱给你看病,办喜事还是凑出来的。喜糖我去订了,人家不肯送来……怕咱们赊账还不起。”

程木海长长叹气,问:“阿源从供销社回来时,不是还有三四百块吗?”

刘英擦着泪水答:“那是他存了大半年的工资,一毛都舍不得花。还了诊所的看病钱和借款后,就剩下十几块,都买了砖块建厕所了。”

程木海闷声:“嫁过来只有一窜鞭炮,连个喜糖都没有,难怪新媳妇闹脾气……”

老夫老妻正躲在房里唉声叹气,听到外头一道玲珑嗓音喊:“爸!妈!”

老两口顿时愣住了!

只见薛凌走进来,笑盈盈道:“妈,厨房的热水开了。”

刘英“哦哦”点头,转而呵呵笑了。

“原来是凌凌……昨晚睡得好不?怎么这么早起?还是去睡多一会儿吧。”

薛凌摇头笑答:“不困了。”

两位老人见她进来,一时都拘谨得很。

这婚事虽说订下很多年,可路途遥远,两家人近些年都没怎么联系。

突然去提亲,除了一点儿礼金,什么都没有,还让她那么匆忙就过门,实在委屈了她。

昨天她大吵大闹,老两口噤声不敢开口,心里都觉得对不起她。

薛凌看出来了,风风火火走了上前,给他们两人鞠了一躬。

“爸,妈,我要为昨天的事跟你们道歉。我有些晕车,坐了好几天的车,又困又难受,所以昨天一进门就大发牢骚。我很后悔,真不该乱发脾气。对不起!请你们原谅!”

程父和程母都懵了!

好半晌后,程父回过神来,慈爱微笑道:“不碍事……没关系的。”

刘英也反应过来,连忙道:“自家人!都是自家人了!没什么原不原谅……没事的!”

薛凌笑了,露出两个可爱的小虎牙。

“谢谢爸!谢谢妈!你们小时候疼我,我都记得。你们放心,我以后会和天源哥好好孝敬你们二老的!”

简简单单两句话,把程父和程母哄得开怀大笑,一个劲儿赞她乖巧。

薛凌踏步上前,主动抱住程母的胳膊。

“妈,咱们提水煮饭去。一会儿听说还得分喜糖和敬茶,咱们不能太迟了。”

程母一听,为难眨巴眼睛,扯开笑容按了按她的手。

“是……我们先去厨房做饭吃。”

到了厨房后,程母下锅洗米,薛凌则负责烧火。

她闻着淡淡的米香味儿,本想要程母聊聊话,却发现她不在。

这时,院子里传来程天源压低的嗓音:“赊不了也没办法,家里还有一些老茶,泡了敬老人就得了。”

程母为难皱眉:“可是……谁家娶个媳妇连点儿喜糖都没有……太不喜庆了,不像话。”

程天源刚要开口,却见薛凌快步走过来,便转开话题。

“妈,你去帮爸敷胳膊,我去找堂叔。”

程母知道他是要去借钱,不敢当着薛凌的面讲,赶紧悄悄点头。

“去吧,快去快回。”

程天源扔下斧头,拍掉身上的灰尘,转身往大门走去。

“等等!”薛凌喊住他,快步追了过去:“源哥哥,你帮我一下忙!”

程天源脸色不怎么好,沉声:“我没空!”

他终于娶媳妇了,爸妈高兴了好些天,可惜这媳妇却只想着要离婚。

人迟早会走掉,家里剩下的钱都打了水漂,眼下还得再去借钱。
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。 @copyright 投篮小说网(http://www.toulan.net) 湘ICP备20003125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