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篮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总裁>司少娇妻宠上瘾最新章节(十里酒香)_小说司少娇妻宠上瘾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弹窗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在线阅读

司少娇妻宠上瘾最新章节(十里酒香)_小说司少娇妻宠上瘾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弹窗

十里酒香总裁
简介: 投篮小说提供司少娇妻宠上瘾最新章节免费阅读,小说司少娇妻宠上瘾(君菀,宴盛司)是来自十里酒香倾心创作的小说。讲述了:昔日铁血女帝君菀穿成了任人摆布的小乖乖。小乖乖性格骤变,人人都以为她疯了。钱给少了?拎包走人!“钱包空荡的豪门,留不住我尊贵的灵魂!”以前虐她千百遍的男人来了。“你丑的我心跳加速,却以为我心动了?”要联姻?她翻脸无情。“就一个男人看不起谁呢?我要开后宫!”君家忍无可忍把她赶出了家门。所有人都等着她落魄。可谁知,她转眼就被京市那位出了名的疯子司少捡走了。做什么豪门小乖乖,做他的小祖宗吧。小剧场君菀:“电影里那个男人抱着女人站在船头的动作好浪漫,你和我一起做吧,我看天台上就不错。”宴盛司:“现如今被养的小宠物都敢提要求了?”君菀不发一言,当着他的面打开了一溜儿备用男友通讯录。当天下午一则新闻震惊全市。京市最高天台上,有一男一女迎风而立疑似跳楼殉情。
更新时间: 2021-02-12 01:00:55
免费阅读

  肉包被君菀吓了一跳。

  君菀却已经调整过来了,她深吸了一口气,松开了稻穗。

  “没事,就是被风吹的眼睛痛。”君菀刚说完,脸色猛地一变,把肉包往自己面前一拉。

  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砸在了肉包刚才站着的位置上。

  君菀看见一群孩子从旁边跑出来,哈哈笑着看向肉包。

  三四个孩子,其中最高的那个看起来得有七八岁了。

  肉包紧紧的捏住了拳头,看见他们来了之后浑身都发起抖来。

  “病秧子来了!”

  “没人要的小孩哈哈哈。”

  他们像是认识肉包的样子,两个一起跟着来的阿姨满脸尴尬的将肉包护在自己身后,“你们不可以这样。”

  “这些人是谁?”君菀看向两个面色尴尬的阿姨,顺便把肉包给揽住了。

  这两个阿姨神情犹豫的说:“是我们大少几个固定合作伙伴的孩子。”

  “大少就是肉包的爸爸?”君菀只觉得离谱,“都是合作伙伴的孩子了,还敢这么欺负他?”

  肉包涨红了脸,大概是君菀在旁边给了他勇气,平常挨了打也不说的孩子,这会儿紧紧的捏着拳头冲那几个孩子大喊:“你们走开!我和我朋友一起来吃饭!”

  两个阿姨是拿人工资的,肉包不能出事,但是这几个小孩家里她们也惹不起,只能在旁边劝:“小少爷要不我们换一家吃饭吧?”

  肉包看起来比他们都小,君菀看着对面那七八岁的孩子用一种非常鄙夷的神情说:“你朋友?”

  这神情不该是一个孩子会有的,多半都是从大人身上学来的。

  旁边几个孩子夸张的大笑说:“腿断啦她的腿断啦,病秧子和病秧子一起玩!”

  “宴墨!”大孩子喊肉包的大名,“你不许和我们在同一家餐厅吃饭!”

  “对!他有病,会传染!”几个孩子嘻嘻哈哈。

  肉包浑身发抖,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。

  那大孩子还想捡旁边的石头丢他,手刚扬起来,砰的一声。

  从前方飞射而来的一枚小石子精准的撞开了他手里的石头,两块石头狠狠地砸进了稻田里。

  几个孩子愣住了。

  肉包怔怔转头,看见了旁边的君菀手上抓了一把旁边的碎石头,右手正上上下下的抛着另一颗。

  见几个小鬼看过来,君菀声音发冷,“把你家大人叫出来。”

  几个孩子在这儿就证明大人也在,她倒是要看看,什么大人能教出这么‘出色’的孩子。

  “你敢打我!”那大孩子气的像一只炸毛的公鸡,弯腰就去捡旁边一块更大的石头。

  可谁想到那块石头太沉,一下让他整个人摔下去磕在了石头上,再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满嘴的血,两颗门牙给摔断了。

  “你们欺负我!我要去告诉我爸爸!”他嚎啕大哭的往餐厅里面跑。

  君菀拉过肉包,“他们爸爸和你爸爸认识吗?”

  肉包看起来有点害怕,低声说:“认识的。”

  “那你爸爸知道他们欺负你吗?”

  肉包没说话。

  君菀深吸了一口气,看来是知道的。

  知道,却对儿子遭受欺负这件事情置之不理?

  从肉包身后跟着的人来看,他家绝对不是缺钱的人。

  至少是个富家少爷。

  “我们,我们走吧。”肉包拉着君菀的手。

  君菀回握住他的手,“你害怕那些人?”

  “我不是害怕那些人。”肉包满脸苍白,“每次,我怕那些人和我爸爸在谈生意,我怕,我怕我爸爸。”

  “这位小姐,我们还是快点走吧。”两个阿姨慌的不行,“那些人我们招惹不起的,你也惹不起!”

  “等他们真的出来了,你在京市也待不下去了!”

  她们来试着推君菀的轮椅,却被君菀一把摁住。

  “是他们先动的手,要道歉也是他们和肉包道歉。”君菀脸色冷漠,“你们这不讲王法不成?”

  “你怎么这么天真啊。”两个阿姨都快哭了,妈的王法两个字弄的她们仿佛梦回大唐,这人怎么文绉绉的?

  “什么对错,人家有钱有权,人家就是对的,我们算什么?这要是吵起来吃亏的都得是没权势的那个!”

  君菀抬起头问:“钱比理大?”

  她看向餐厅门口,松开了肉包的手,“如果这真的是你们这边的规则,那我可得好好领教领教。”

  正好她也想试试,君家在京市是什么地位,和那几位了不起的人比起来如何。

  看看他们敢不敢动她。

  她看向肉包,“你要是害怕的话,你走吧。”

  阿姨一听这话立刻就去拽肉包,这女人爱作死就让她作死去吧。

  可肉包一把甩开了阿姨的手,站在了君菀身边。

  “你要是不走的话,我也不走。”肉包抹了一把眼睛。

  大不了他说是他推的那个孩子就好了,反正最多,就是爸爸烦了打他一巴掌。

  他朝君菀裂开嘴,看着十分傻气,“我们是朋友嘛。”

  两个阿姨要哭了,小孩不懂事,这大人也跟着脑子不聪明。

  人家都能当你妈了还朋友。

  那几个孩子的爸爸还真的来了,而且也确实是和宴家谈生意的。

  只不过之前都是宴家大少爷和他们谈,今天来的是宴盛司。

  明明合同都谈的差不多了,宴盛司状态也好好的没抽风,对面那位老总给宴盛司捧上笔,“司少,来给您笔。”

  明明年纪比宴盛司大,做伏低做小的也不觉得丢人。

  宴盛司看他一眼,能放得下脸捧着个年轻人,也难怪对面这男人能白手起家。

  正要签字呢,外面一个满嘴血沫的孩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冲了进来。

  “爸爸!那小病秧子带着一个女人打我!”

  “他还敢和我们在同一家吃饭,会传染的,是你说会传染的!”

  那满嘴血简直让人触目惊心。

  但他老爹更惊心。

  小病秧子喊的谁他能不知道?就是他见大少的儿子身体不好。

  而大少呢也当那个私生子隐形人一样,确定没有利用价值了,才告诉自己儿子不许和他玩,免得过了病气。

  男人讪讪的看了一眼宴盛司,见宴盛司无动于衷,他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也是,大少和司少两人斗了这么久了,怎么可能会为了大少的儿子动气。

  “行了别哭了,爸爸这儿有正事!”男人虽然心疼,但还是拿下这个大项目最重要,他讨好的看向宴盛司,“司少,我家孩子淘气了点,您别在意。”

  宴盛司笑了一声,笔尖在合同上点了点。

  下一刻手一滑,钢笔就掉在了地上。

  “呦,这笔和你家孩子一样,淘气了点。”宴盛司慢吞吞的说。

  男人唇角狠狠扯了扯,心里涌上不安的感觉。

  抬起头,宴盛司果然盯着他笑的和妖孽一样。

  旁边站着的秘书赶紧低头要捡钢笔,宴盛司抬手拦住了他。

  他眼尾上挑,语气温和却不容置疑的看着男人。

  “你捡。”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。 @copyright 投篮小说网(http://www.toulan.net) 湘ICP备20003125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