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篮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资讯>我的鬼夫容祁舒浅大结局在线阅读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热门小说

在线阅读

我的鬼夫容祁舒浅大结局在线阅读

花嫁之容氏浅浅资讯
简介: 还是大学生的舒浅,梦见自己嫁给了一个穿古装的男人,并和他春风一度。醒来之后的她,一度以为这只是一个梦。可当她被跳楼死去的室友邹行,快要掐死时,那个叫容祁的男人出现了......投篮小说网提供我的鬼夫容祁舒浅大结局在线阅读。
更新时间: 2019-12-14 11:57:13
免费阅读

“邹行怎么了?”晓敏和罗晗也我弄得有点紧张兮兮。

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

我迅速地转过头,就看见那从地上爬起来的邹行不见了。

难道刚才是我的幻觉?

我还来不及细想,转头就突然看见教学楼后的楼梯口,站着一个白色的身影。

是邹行!

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口!

这一次我吸取了教训,没有再叫出声。

这时,只见那个楼梯口的邹行,突然转头跑上了楼梯。

她的动作很快,瞬间就消失在楼梯里。

我还来不及反应她要干吗,空中突然落下一个白影!

“啊!”

虽然努力让自己冷静,但我还是忍不住尖叫。

幸好我及时捂住了嘴巴,才没有引起晓敏和罗晗的注意。

只见空地之上,赫然又躺着邹行的尸体!

我猛地反应过来。

刚才那个邹行,竟是跑回楼上,又跳了一次楼!

地面上有警察用粉笔画下的尸体轮廓,此时这个从空中落下的邹行,不偏不倚地就落在那轮廓中。

我的心跳还来不及恢复,就突然看见,地上的邹行,再次以怪异的形态,一点一点动起来。

我浑身都颤抖起来。

只见那个邹行爬起来之后,再次跑向了楼梯。

不过片刻,又是一个白影落下!

如此这般,周而复始。

那邹行的动作很快,眨眼的功夫,已经重复了跳楼四次。

我站在原地,面无血色。

邹行这是在不断重复自己死亡的过程?

难道她,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死了?

罗晗和晓敏看不到这可怖的景象,招呼我道:“浅浅快走吧,要上课了。”

“不!”

我脸色一白,迅速地抓住她们。

她们现在走向的,就是邹行不断跑向的楼梯,以她那个惊人的速度,我们肯定会在楼梯上遇见她。

罗晗和晓敏不解地看着我。

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们说,只能着急地又看向那不断跳楼的邹行。

邹行已经是第十次从地上爬起来了。

这一次,她似乎终于注意到我在看着她。

只见她的脖子一顿一顿地转动,少了一个眼珠的双眼,缓缓朝着我的方向望来。

我告诉自己快点转开眼睛,可身体竟然仿佛被定住一般,动弹不得。

眼看着我就要和邹行对视上,一只白皙修长的手,蓦地捂住我的眼睛。

“别看。”一个陌生的悦耳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我迅速地转头,就看见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,正站在我身边。

我旁边的晓敏夸张地叫了一声。

“容则学长?”

我呆在原地。

眼前的这个男生,叫容则,在我们S大,可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。

他长得很帅,因此被女生们评委S大校草;更重要的是,他是全国最大财团,容氏集团的少爷。

不过我现在可没心情犯花痴,我努力平复狂跳的心,压低嗓子道:“学长,你、你也看得到?”

“嗯。”容则简单地轻声答道,“我有开阴阳眼。”

我一愣。

开了阴阳眼的人,就会看得到鬼魂。

可我呢?

过去的二十一年,我从来没看见过什么奇怪的东西,为什么从昨天开始,我就能看见这些可怕的东西?

“那到底是什么……”我忍不住抖着嗓子问。

“邹行的鬼魂。”比起慌张的我,容则很平静,“你和那位大人冥婚之后,沾染了他的鬼气,相当被开了阴阳眼,所以能看见鬼魂。”

原来是因为那只男鬼。

我刚想谢谢容则告诉我这些,可突然意识到不对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结了冥婚?”我死死盯着容则。

容则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。

他刚想回答,他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娇滴滴的女声。

“容则,好了没?人家想走了啦。”

我越过容则的肩膀,看见他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。

容则在S大甚至整个S市,都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,他换女朋友的速度,比我换草稿纸还快。

眼前这个美女,我认得是最近很火的一个模特,估计是容则最新的女朋友。

此时那女模特正面色不善地看着我。

我这才注意到,不止是她,四周好多路过的人都死死盯着我和容则,窃窃私语不停。

我突然意识到我和容则窃窃私语的样子有些太过亲密,怕是引起大家的误会了。

“不好意思,详细的下次再说吧。”容则尴尬地朝我笑了笑,准备离开,但走前还是记得提醒我道,“记住,不要去看那个女鬼的眼睛,如果让她发现你看得见她,她会缠上你的。”

“等一下!”

容则走得很快,几乎跟逃一样,我想追过去追问,可四周人实在太多,容则和他女朋友眨眼就消失在人群里。

我无奈,只能拉着晓敏和罗晗,朝另一个楼梯走去。

一路上,我记得容则的话,不敢再多看那个邹行一眼。

“浅浅,你和容则学长什么情况?”刚走上楼梯,罗晗和晓敏俩丫头,就忍不住八卦。

“没什么情况,就是问他一点事。”我避重就轻道。

好不容易到教室里坐下,我悬着的心,才算放下。

可不想,这份轻松没维持太久。

这门课的老师姓倪,是个刚来的助教,相当年轻漂亮,在学生里很受欢迎。

我以往都很喜欢上这门课,可今天看见倪助教时,我只是脸色惨白。

因为我看见,她的身后,跟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小人。

那个小人非常小,跟刚出生的婴儿一样,跌跌撞撞地跟在倪助教身后,稚嫩的声音不断嘶喊着。

“妈妈……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啊……”

我吓得魂不附体,几乎没有经过思考,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。

倪助教看见我突然站起来,微微蹙眉:“舒浅,你怎么了?”

“我……我肚子疼,去一下厕所。”我编了个蹩脚的谎言,飞快地从后门走出教室。

我一路跑到厕所里,用冷水洗了把脸,才终于冷静下来。

看来,现在的我,真的是被开了阴阳眼,什么鬼怪都看得见。

想到这里,我不由对容祁这只男鬼更加厌恶。

都是他!

毁了我的清白不算,还让我看见这些可怕的东西。

我知道自己不能翘课,只能磨磨蹭蹭地准备回教室。

可我刚走出厕所,身子就突然僵住了。

我看见走廊的窗边,站着一个白色的扭曲身影。

我脸色一白。

糟糕。

我竟然忘了,邹行就是从这层楼跳下去的。
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。 @copyright 投篮小说网(http://www.toulan.net) 湘ICP备20003125号-2